華誼兄弟夢碎“東方迪士尼”,轉身尋找下一個馮小剛

陳碧婷 · 2020-03-06 17:35

時間不等人,畢竟,對于華誼兄弟來說,時間窗口已經越來越短了。

2018年虧損超10億元之后,華誼兄弟2019年的虧損擴大至40億元。

除了商譽、股權投資等資產減值,因缺乏爆款電影的拉動,公司主營業務虧損超過10億元。中國最成功的的民營電影公司,連續多年占據國產片票房冠軍,最終卻深受內容掉隊之苦。

重提“內容為王”,扶植新導演,在擅長的商業片之外探索,并嘗試電影投資出海,能否幫助華誼兄弟重返銀幕C位?

巨虧40億背后,無一爆款電影

2月29日,華誼兄弟披露2019年業績快報,公司營業收入23.12億元,同比下降40.59%,歸母凈利潤-39.63億元,同比下降262.56%。

近40億元的虧損中,有26.81億元為公司對包括商譽、長期股權投資在內的部分資產計提減值準備,其中:應收款項計提2.31億元,存貨計提9887.35萬元,長期股權投資計提17.61億元,商譽計提5.90億元。

資產減值之外,公司業務本身,虧損額度也超過10億元。

公司對外披露稱,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主控主投影片缺失,報告期內上映的主要影片票房未達預期。

2018年遭遇業績滑鐵盧之后,華誼兄弟重提“內容為王”,來勢洶洶,計劃在2019年上映的電影包括《美人魚2》、《八佰》、《偉大的愿望》等。

但是,《八佰》臨時撤檔,《偉大的愿望》幾度更改當期后更名為《小小的愿望》,上映后也是反響不佳,《美人魚2》則是直接和《手機2》等作品一樣,劃到了存貨中。

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Top25的作品中,華誼兄弟主投主控的,一部也沒有。

公司投資的大批影視作品未能上映或播出,導致公司預付款項和存貨高企。截至2019三季度末,公司預付款項18.93億元,存貨規模13.14億元。

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公司存貨金額排名靠前的影視作品分別為:電影《八佰》、《手機2》、《只有蕓知道》,電視劇《舌尖上的心跳》、《大龜甲師》,存貨金額合計6.50億元。(《只有蕓知道》2019年底已上映,票房1.60億元)

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業績是從2016年前后開始走下坡路的。

華誼兄弟一度是中國最成功的民營電影公司,2009年A股上市。業績巔峰的2015年,公司營業收入38.74億元,歸母凈利潤9.76億元,扣非凈利潤也達到了4.72億元。

此后幾年,公司營收止步不前,凈利潤大幅下滑,連續幾年靠著出售掌趣科技(300315.SZ)股權等資產保業績。

出售資產之外,近幾年公司每年都能獲得億元規模的補助,對其業績增色不少。2016年-2018年,公司獲得的補助分別為9327.82萬元、1.27億元、1.39億元,2019年前三季度為6927.57萬元。

斑馬消費梳理后發現,華誼兄弟獲得的補助及占比,遠高于同行光線傳媒(300251.SZ)、萬達電影、北京文化、唐德影視等同行。

東方迪士尼夢碎,重回內容軌道

隨著博納影業、北京文化(000802.SZ)、貓眼娛樂等新興競爭對手崛起,四大民營電影公司的市場優勢頗受沖擊,首當其沖的華誼兄弟,2014年前后開始多元化,以優勢內容為核心,企圖打造一個被稱之為“東方迪士尼”的泛娛樂生態。

公司形成四大業務板塊:影視娛樂、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、互聯網娛樂、投資。影視娛樂板塊囊括了華誼兄弟的起家資產,電影、電視劇、藝人經紀、影院等;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主要是華誼兄弟電影世界;互聯網娛樂是指公司近幾年試圖打造的粉絲經濟生態圈。

當年,生態規模初現。2014年,公司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營業收入2.34億元,毛利率100%,互聯網娛樂板塊營業收入7.78億元,毛利率74.00%。

不過,幾年之后,公司的業績支柱還是影視娛樂,另外兩個板塊不斷萎縮,“聊勝于無”。

2019年上半年,公司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營業收入2918.35萬元,同比下降79.43%,毛利率46.44%,同比下降了45.85個百分點;互聯網娛樂板塊營業收入1764.83萬元,同比下降45.66%,毛利率19.76%,同比下降22.22個百分點。

影視娛樂板塊,公司曾對影院業務寄予厚望,但截至2019年6月底,公司旗下影院數量僅為30家,且較為分散;公司曾斥巨資打造華誼兄弟電影世界,但目前只有蘇州、海口和長沙的項目開業。

兜兜轉轉,王中軍、王中磊兄弟還是發現,沒有比做內容更適合華誼兄弟的了。

公司目前最大的挑戰是,如何擺脫對馮小剛及其公司的業績依賴。馮小剛的《大碗》、《手機》、《集結號》、《非誠勿擾》、《唐山大地震》均為當年的國產片票房冠軍。可以說,華誼兄弟的江山,有一半是馮小剛打下來的。

2015年,華誼兄弟收購東陽美拉,估值15億元綁定馮小剛,形成商譽超10億元。正是這筆交易,導致公司近幾年接連計提商譽減值。

馮小剛“廉頗老矣”,華誼兄弟近幾年的御用名單轉向管虎(《老炮兒》、《八佰》)、田羽生(《前任》系列、《小小的愿望》)等,甚至一反常態牽手賈樟柯拍起了文學紀錄片。

算下來,華誼兄弟這一年就只在忙兩件事,一邊推動《八佰》、《手機2》、《美人魚2》等庫存影片上映;另一邊,借錢,補充子彈,繼續投資電影。

1月以來,公司連續向浙商銀行、招商銀行申請授信,為民生銀行貸款提供補充擔保,王中軍還直接為公司提供了1億元無息借款。

時間不等人,畢竟,對于華誼兄弟來說,時間窗口已經越來越短了。

(文章來源:微信公眾號“斑馬消費”(ID:banmaxiaofei),作者:陳碧婷)

武汉麻将技巧十句口 qq手机四川麻将游戏 什么是杠杆炒股 3d近200期开奖 广东广东快乐十分实 每日一股 2012上证指数分析 河南股票融资 个人如何投资 股票分析师资格证 股指期货手续费多少 煤炭股票推荐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上证指数多少买入好 p2p理财平台排名 投资人的股权分配 福州股票配资·信任杨方配资